首页 > 新闻动态

课外辅导教育是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但辅导机构教师专业水平却饱受质疑。2016年10月17日,中国教育学会(以下简称“学会”)发布《辅导机构教师(中小学)专业标准(试行)》(以下简称《专业标准》)和《辅导机构教师(中小学)专业水平评价标准(试行)》(以下简称《评价标准》),首次将辅导机构教师纳入学会专业评价体制当中,在教育辅导行业中建立起类似全日制学校教师专业职称体系的教师发展专业平台,为辅导机构提供教师专业水平的科学评价体系和权威认证。据悉,《专业标准》和《评价标准》的制定经由学会专家团队的专业论证,且成功申报相关专业知识产权,标准制定的权威性与考评体系的科学严谨性得到学会的全力支持与保障。结合辅导机构教师的现状,学会将逐步建立初级、中级、高级辅导教师水平评价体系。认证试行阶段,学会将首先开展辅导机构高级教师认证工作。同时,将通过辅导机构申报、学会审核的方式,选择几家口碑良好、行业影响力大的辅导机构作为试点单位,启动第一批高级教师认证。“相声型教师”混迹课外辅导市场 “实力派”不敌“演技派”近年来,教育辅导行业发展前景可观。据《2015中国家庭教育消费者图谱》,五成家庭年均教育支出在6000元以上,刚需支持下,2015年K12的教育服务市场规模高达2.3万亿,同比增长10%,占据中国教育服务行业的半壁江山。然而,个别机构利用虚假宣传等方式获取暴利,极大地扰乱了课外辅导市场秩序。中国网就曾盘点培训市场九大乱象,比如许多教育辅导机构对外声称一线中小学教师莅临授课、一线高校专家亲自教学,而国家严禁在职教师到培训机构任教,用以欺骗学生和家长报名;又如因民办培训机构市场准入制度低,导致不具备相应教师资格的老师流入课外课堂,难保其职业道德素质,出现了培训机构老师殴打、性侵学生等案件。而在教学效果方面,有学生家长反应部分机构老师为了迎合学生兴趣,用讲段子、说相声甚至艺术表演的方式混时间骗名声,导致“演技派砖家”抢占了“实力派教师”的市场资源,不仅导致孩子学习收效甚微,还浪费了消费者的时间和金钱。受到行业负面信息影响,辅导机构的管理体制、师资力量、教师专业能力时常遭到公众质疑,一些优质机构常常受到牵连。而行业内没有统一、权威性的专业水平评价标准,机构往往有苦难言。身份认可转变教师“向钱看”观念 与机构共生共赢“向前看”作为国内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全国性教育学术团体和社会第三方专业机构,中国教育学会结合国内实际情况,借鉴国外成熟经验,依据《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教育部关于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促进政府职能转变的若干意见》(教政法[2015]5号)等文件关于倡导独立于政府和学校的社会第三方专业机构开展教育评价的精神,制定《专业标准》和《评价标准》,为辅导机构教师提供专业水平等级认证,从而帮助辅导机构加强师资队伍建设、完善教研体系,提高其专业水平和教育质量。标准的出台解决了辅导机构发展的几大痛点。首先在人才招聘方面,等级认证解决了“教师”的身份认同问题,从而使其获得职业成就感、安全感和使命感,提高了师资队伍的稳定性。其次在教师培养和管理方面,学会为辅导机构教师群体搭建专业发展平台,并通过等级认证理性评判教师的专业水平,让有能力的教师脱颖而出,从而降低机构的管理成本。第三在招生方面,等级认证使教师专业水平透明化,改变市场对“名师”的非理性聚拢,利于机构招生。辅导机构和教师之间的利益分歧是阻碍行业发展的一大关键因素。身份认同的缺乏导致很多教师看重眼前利益,与机构间的纯金钱关系使得机构教学改革与创新工作难以深入开展。标准发布明确了“教师”这一身份属性的职责,有利于辅导机构教师转变“向钱看”观念,提升职业认同感,为教育服务事业做出更多贡献,与机构共生共赢。机构参与试点单位申报可抢占行业先机从标准细则来看,针对辅导机构教师严格制定的考评体系对于辅导机构而言也充满了挑战和机遇:一方面,机构中通过高级认证的教师越多,越能证明自身的教学水平和质量,有利于提升自身品牌含金量;另一方面,机构积极参与申报试点的行为也在向公众释放“致力提升专业水平和教学质量”的信号,有助于机构在同业竞争中脱颖而出。据了解,教育辅导机构申报试点单位的截止时间为2016年11月18日。机构在通过审核后可直接推荐教师进入笔试环节,在高级教师认证方面抢占先机。同时,大学将优先配合试点单位的招聘工作,助力机构合理选拔优秀教师。此外,试点单位还会在教师水平培训、教师队伍管理及市场招生等方面获得学会的专业支持。据介绍,辅导机构教师等级认证分为初级、中级和高级三个阶段,认证试点阶段为选拔出行业内优秀人才,树立行业标杆,将直接进行高级教师认证。除了由试点单位推荐教师参加认证,学会也欢迎教师“自荐”报名。值得指出的是,在试点阶段认证不收取任何费用,参与认证的辅导机构教师通过考试后可直接获得高级认证。认证项目全面推广后,所有教师只能按照先初级,再中级,最后高级的顺序逐级报考。本文转载自搜狐网
2016年10月17日,中国教育学会发布《辅导机构教师(中小学)专业标准(试行)》(以下简称“专业标准”)和《辅导机构教师(中小学)专业水平评价标准(试行)》(以下简称“评价标准”),并依据两个标准建立了初级、中级、高级辅导教师水平评价体系。这意味着我国教育培训行业将首次建立起类似全日制学校教师专业职称体系的教师发展专业平台,对促进辅导机构教师专业水平发展、建设高素质辅导机构教师队伍具有重要意义。据了解,为保证标准制定的权威性与考评体系的科学严谨性,中国教育学会从我国课外辅导行业现状出发,广泛征询了教育专家、知名教师和课外辅导行业专家等多方意见,并通过了中国教育学会专家团的论证,申报了相关专业的知识产权。专业标准发布解决行业标准缺失问题 促辅导机构教师成长与发展近年来,我国课外辅导行业发展前景可观,根据《2015中国家庭教育消费者图谱》,2015年K12的教育规模高达2.3万亿。整个社会对辅导机构教师有极大的需求,且对其专业水平有极高要求。然而目前,我国辅导机构教师数量巨大,但教学能力良莠不齐,无法满足社会需求,课外辅导行业亟需建立一套指导辅导机构教师专业发展的标准。此次《专业标准》的发布填补了这一空白。《专业标准》从职业理念与师德、专业知识、专业能力和教育创新能力四个方面对辅导机构教师提出了基本专业要求和基本行为规范。此标准将作为辅导机构教师队伍建设、培养培训、教师管理的基本依据 ,有利于完善辅导机构教师培养培训方案,促使辅导机构更加注重师资队伍建设和教师专业发展规划,并推动其开展教学创新,不断促进辅导机构教师专业发展,满足社会需求。对于辅导机构教师自身,《专业标准》能够激励其积极制定自我发展规划,不断创新,逐步提升教学专业水平,满足自我发展需求。等级认证提升职业安全感 为辅导机构教师建立专业发展通道据了解,很多辅导教育机构在考核教师时采取重视结果、忽略过程的奖惩性评价,这种带有强烈功利主义色彩的考核制度使得辅导教育机构教师教学积极性很大程度上受利益驱动,不利于其专业提升和发展。再者,辅导机构没有公办学校的编制保障,也无法为其提供强有力的资质认证,辅导机构教师难以产生真正的身份认同和职业成就感。相对于公办学校教师,辅导机构教师在政策获取和专业学习交流渠道上有明显劣势,学习资源和机会的短缺也是其教学能力和专业知识提升缓慢的原因之一。相比之下,中国教育学会依据《专业标准》和《评价标准》建立的辅导机构教师专业水平考评体系更加合理、科学,能够为辅导机构教师群体树立从业行为标准,明确其专业发展方向,并建立专业发展通道,促进其进行专业交流活动,极大提高辅导机构教师的专业水平、社会地位、职业认同感和职业成就感。中国教育学会辅导教师专业水平评价办公室副主任陈天明表示:“中国教育学会将利用学会现有资源为通过等级认证的辅导机构教师提供更多专业学习和交流机会,促进其专业提升和发展。”权威认证引领行业健康发展 辅导机构教师可免费自愿报名辅导机构教师专业水平等级认证分为初级、中级和高级三个阶段。试行阶段为选拔出行业内顶尖人才,树立行业标杆,将先行推进高级教师认证,初级、中级教师水平认证将于日后逐步开启。据中国教育学会相关负责人透露,试行阶段,参与认证的辅导机构教师通过考试后可直接获得高级认证,而在初级、中级认证逐渐开启后,报考等级认证的教师将必须按照先初级,再中级,最后高级的顺序逐级报考。中国教育学会官方网站发表的相关信息显示,首期辅导机构高级教师认证报名将于2016年12月1日正式启动。在试行阶段,等级考试将不收取相关费用,符合报名要求的辅导机构教师可自愿报名。此外,首批高级教师认证试点单位招募也已开始,教育辅导机构可于2016年10月31日前自行申报。中国教育学会将依据相关标准,选择口碑良好、具有行业影响力的辅导机构作为试点单位,启动第一批高级教师水平认证工作。本文转载自新浪网
10 月 17 日,中国教育学会发布了《辅导机构教师(中小学)专业标准(试行)》和《辅导机构教师(中小学)专业水平评价标准(试行)》),面向教育培训行业的老师开放申请,这意味着教育培训行业将首次建立起第三方教师评价体系,为辅导老师的专业发展提供支持。该标准的制定者为中国教育学会,作为全国性的教育学术团体和第三方机构,其负责人称,启动这两个标准的制订,是出于以下原因:一、国家政策的提倡。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以及《教育部关于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促进政府职能转变的若干意见》等文件中,多次鼓励“独立于政府和学校的社会第三方专业机构开展教育评价”。而在教育培训行业,这个领域尚是空白。二、教辅行业的快速发展和培训行业教师群体的扩大,引起社会和政府的关注。在行业内,大机构对旗下的老师设置了相应的评价标准和职业发展体系,但是,各机构之间的评价体系都是独立存在,并没有一个得到广泛认可的第三方评价体系。而这方面的缺失也是去年教育 O2O 兴起的原因之一,诸多第三方平台兴起,试图建立针对老师的评价体系,通过平台让家长和老师之间产生信任,包括疯狂老师、轻轻家教、三好网等分别推出了自己的认证和评价体系。三、第三方评价是大势所趋。就国外教辅行业的发展经验来看,为保证辅导机构教师教学的质量,会由第三方机构对教师进行相关能力的认定和培训。比如在日本,全国私塾协会受经济产业省的委托设计了“私塾讲师能力评价体系”,对讲师进行“集团指导”和“个别指导”两大能力的考试认证,对考试合格者授予相应的认定证书;在韩国,私人教师也必须经过考试获得从业资格,通过教育部门的严格审查。项目负责人对芥末堆表示,目前两个标准都处于试运行阶段,学会将通过辅导机构申报的方式、选择几家有良好口碑、行业影响力大的辅导机构作为试点单位,启动第一批高级教师水平认证。评价依据主要是教学效果、专业水平、专业态度、专业成果等几个方面。除了试点机构推荐外,学会也欢迎教师作为个体自荐报名。未来,学会将逐步建立初级、中级、高级辅导教师水平评价体系,通过制定和推行第三方评价标准,促进教师的专业化发展,通过专业认证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很多家长并不会把你当老师看,只是个提分工具罢了。” 曾有辅导老师对芥末堆感慨身份的尴尬。如果建立起得到家长、机构和老师共同认可的第三方评价体系,也许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本文转载自芥末堆,作者阿槑
课外辅导行业在发展之初就伴随着对其“暴利”、“虚假宣传”的质疑声音。个别机构重利益轻教学的行为扰乱了行业秩序,加之缺乏行业规范,阻碍了整个行业的可持续健康发展。然而,这种状况即将得到改善。2016年10月17日,中国教育学会发布了《辅导机构教师(中小学)专业标准(试行)》(以下简称《专业标准》)和《辅导机构教师(中小学)专业水平评价标准(试行)》(以下简称《评价标准》),依据标准开展辅导机构教师专业水平等级认证,在课外辅导行业中建立起类似全日制学校教师专业职称体系的教师专业发展通道,助力行业良性发展。蓬勃发展却也饱受质疑的课外辅导行业受儒家思想影响,中国文化根深蒂固地认为,孩子应该通过读书去改变命运。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望子成龙的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重视程度也随之提高。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研究所2011年调查显示:在义务教育阶段,我国城市家庭教育支出平均占家庭养育子女费用总额的76.1%,占家庭经济总收入的30.1%,20世纪90年代以来,家庭的教育支出以平均每年29.3%的速度增长。在新一代家庭教育消费升级中,家长对孩子教育投资已经成为每个中国家庭最重要的花费之一。但由于国内教育资源的不平衡,高考的激烈竞争压力,以及政府对公办学校教师提供课外辅导的严格禁止,使得学校教育难以满足学生及家长提高成绩的迫切需要,这些因素催生了课外辅导行业的兴起与发展。早期课外辅导多由公办机构教师、退休教师、大学生等个人以家教形式进行,随着市场需求的扩大,这些“小作坊”式的家教辅导班逐渐发展成如今的全国连锁型辅导机构。根据智研咨询发布的《2016-2022年中国K12教育行业市场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分析报告》,目前国内K12阶段的在校生人数超过1.8亿人,预计2020年达到2.12亿;另据《2015中国家庭教育消费者图谱》,五成家庭年均教育支出在6000元以上,刚需支持下,2015年K12的教育规模高达2.3万亿,同比增长10%,占据中国教育服务行业的半壁江山。由此可见,课外辅导行业发展前景十分可观。然而,行业的迅速扩张也导致教育市场呈现鱼龙混杂的局面。由于缺乏规范,不法机构虚假宣传、诈骗犯罪等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课外辅导行业曾一度陷入信任危机。进一步讲,由于行业中没有统一的辅导机构教师评价标准和制度,机构很大程度上受到利益驱动,只注重课程销售业绩,轻视教学质量和效果,忽略了教师专业水平提升及教师队伍建设。而辅导教育机构同质化现象严重,教师水平良莠不齐难以判断,也使学生家长在选择时无从下手。国家倡导第三方专业机构开展教育评价近年来,中国教育行业政策密集出台,对行业格局和生态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课外辅导机构目前既可登记为营利企业,也可以登记为非营利性组织,但其教师聘用、课程设置、招生情况都受到国家教育宏观政策的影响。2015年1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修改《教育法》的决定,改变了“教育不以营利为目的”的原则性规定。虽然《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案)最终获批时间尚不确定,但是分类管理趋势已明确。在中小学阶段巨大的人口基数、二胎政策红利和家庭收入提升的共同驱动下,未来国内K12课外培训行业将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2015年6月教育部出台的《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明确指出严禁在职中小学教师参加校外培训机构或由其他教师、家长、家长委员会等组织的有偿补课,地方政府也相继出台了相关政策严惩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行为。这一政策的严格执行可以利好自身拥有强大师资队伍的辅导机构,有助于其在行业竞争中脱颖而出。国家对课外辅导行业的健康发展非常重视。新任教育部长陈宝生在讲话中指出:“把选择和评价权力交给和教育行政管理无关的第三方评价单位。”同时强调要“从各方面规范补课行为,不让社会补课成为不可监管市场。”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教育部关于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促进政府职能转变的若干意见》(教政法[2015]5号)等文件中,也倡导独立于政府和学校的社会第三方专业机构开展教育评价。等级认证有助于课外辅导行业职称体系的建立课外辅导行业中流行着这么一句话:“做教育,靠口碑。”而一家教育机构口碑如何,最主要是依靠自身优质的教师队伍。调查显示,81.25%的家长表示给孩子选择课外培训机构时,最看重的是“优质师资”。那么,什么样的教师才能称为“优质”?辅导教育发展相对比较成熟的国家,为保证辅导机构教师教学的质量,会对教师进行相关能力的认定。在日本,全国私塾协会受经济产业省的委托研究并设计了“私塾讲师能力评价体系”,对讲师进行“集团指导”和“个别指导”两大能力的考试认证,对考试合格者授予相应的认定证书;在韩国,私教育教师在教育部严格审查下,必须经过考试获得从业资格。中国教育学会结合国内实际情况,借鉴国外成熟经验,依据国家相关政策制定《专业标准》和《评价标准》,为“优质教师”的认定提供了科学标准。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辅导机构专业水平等级认证对于辅导机构及教师和整个课外辅导行业都具有重要意义。首先,等级认证为辅导机构教师建立了专业发展通道和平台,促进其进行专业交流活动,可以极大提高辅导机构教师的专业水平、社会地位、职业认同感和职业成就感。第二,等级认证帮助辅导机构加强师资队伍建设和教研体系提升,提高其专业水平和教育质量。第三,通过广泛开展辅导机构教师专业等级认证,可以促进行业的良性竞争和健康可持续发展。最后,中国教育学会也将通过一系列举措实现校内教育和课外辅导行业的有效衔接,优势互补,共同促进基础教育质量提升。中国教育学会制定和推行的辅导机构教师专业标准和考评体系有其权威性、科学性和严谨性。在标准的研制和考评体系的研发上,学会根据辅导机构教师的专业特点,组织教育专家、知名教师和辅导机构行业专家共同讨论制定,并通过了学会专家团的论证。在组织实施方面,学会将按照先试点再推广的思路开展等级认证相关工作,逐步完善体系;同时,为了在辅导机构教师群体中树立行业标杆,首期认证将从辅导机构高级教师认证开始,选拔出行业内优秀教师,以榜样力量带动辅导机构教师专业水平的整体提升,促进课外辅导行业向上发展。本文转载自凤凰网

相关链接

资料专区

关注我们

官方微信(扫一扫)

培教帮
Copyright © 2016 jiaoshirenzhe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 ICP 备 16030477号-5